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LPL全员】潜行狙七(5)

 
国际三禁

过渡章

或者之后会有陆续有番外,类似八号风球那种


----------------







“布神,这次紧急会议叫齐了我们CIB和O记*,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明凯在会议室门口遇到了阿布,于是凑了过去。阿布转过头正要回答,只见会议室门口站了一个人,眼中带笑望向他们这边。 
 
“明凯,你欠我的那碗红豆沙什么时候还?” 
 
“在警校时欠你的一碗红豆沙你记得够久的”,明凯放开了阿布,快步向会议室走去,“高学成,记性好这点你真是一直没变过”。 
 
 
 
 
 
这次上头对这次紧急会议很重视,大sir裴乐就坐在最靠近投影的位置,低着头仔细地听高学成的发言。 
 
“投影上的这两个人是义丰的两个头马,左边这个外号狗爷,中文名简自豪,主要负责黄色交易这一块,手下有两员猛将,一个是最近势头很猛的湖南仔麻辣香锅,外号锅爷,中文刘世宇,脾气十分火爆。另一个是Letme严君泽,最近被湖南仔打压,又有几个场子被扫荡,所以最近比较低调。” 
 
“投影右边这个人是虎将军,中文名李元浩,主要负责毒品交易这一块。他重用的两个手下,一个是Zitai刘志豪,这个人到哪里都喜欢戴一个bow tie,所以又有个花名叫bowtie。另一个是台湾佬Karsa,中文名洪浩轩,搞些高科技网络散毒起家,吸引了很多年轻人,之前我们O记*打压过几次,不过他很聪明,后来想到一个办法,交钱拿货分开不在一处,整个交易隐蔽了很多,不是很好对付。” 
 
“简自豪和李元浩这两个人,看起来是一个搞黄色交易一个贩毒,井水不犯河水,不过近两年他们两个表面兄弟,暗中较劲,想搏上位。” 
 
“不过我想说的重点是,最近义丰的师爷孙大勇返港了。” 
 
“孙大勇一向同义丰在海外的高层走得很近,他这次返港暗示义丰最近有大动作。而我们得到线报,义丰最近搭上菲律宾的一条线,打算运一吨的毒品进入香港。估计孙大勇这次的目的就是保护这批毒品入港,观察香港这边的环境” 
 
“如果这次顺利的话,估计以后毒品陆续有来” 
 
“为了不让大批毒品流入香港,我们O记这次计划和CIB进行联合行动,不惜任何代价将这批毒品截杀在源头。” 
 
大sir裴乐听完后点了点头,将目光移向明凯,“明凯,你讲一下你们那边的收获”。 
 
明凯看了一眼阿布,慢慢站了起来。 
 
“前段时间O记那边让我们留意的陈宇浩,虽然我们没有找到人,但是我们得到了重要情报。和陈宇浩一起跑路的马仔被义丰的人杀了,尸体放在深水埗一个单位里。” 
 
“结合义丰最近的大动作,我们有理由怀疑陈宇浩是知道关于义丰的一些信息的。” 
 
“而且”,明凯从文件夹中取出了一张用塑胶袋包起来的文件,“我们从四喜财务拿到了陈宇浩的借贷合约”。 
 
“陈宇浩分四期拿到了八十万的贷款” 
 
“根据常理四喜财务是不可能贷这么大一笔钱给一个古惑仔的” 
 
“而且,我们发现这四笔汇款都是一家境外的新加坡银行汇出的” 
 
“早年义丰的高层陆续移民新加坡,我们有理由怀疑这笔钱是义丰高层汇给陈宇浩的” 
 
“不过,关于陈宇浩是否杀了庆吉的二当家,庆吉那边是不是有人有意嫁祸陈宇浩,我们还没有头绪” 
 
“不管怎样,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取回深水埗单位的那条尸体” 
 
大sir裴乐认同地点头,“没错,我们警方要拿回整件事的主动权”。 
 
这时坐在高学成旁边一直对着手提电脑的madam*抬起了头,“但是陈宇浩作为警方的卧底,我们有义务保护他的身份安全。如果贸贸然去搜查深水埗单位,只会让义丰和庆吉对陈宇浩的身份更加怀疑”。 
 
明凯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斜对面的高学成,露出一个几乎看不见的笑容。 
 
“深水埗的单位要搜”,沉默了十秒钟,阿布说话了,“只要我们搜得够巧妙,陈宇浩的身份或者就不会受到怀疑” 
 
 
 
 
 
 
高学成走出会议室,明凯从后面追上他,整个手臂揽过高学成的肩膀。 
 
“苏小妍苏学姐, 你当年在警校的女神”,明凯朝高学成挑了挑眉毛,“现在她是你的直系上属,怎样,你们有没有‘再续前缘’,培养...” 
 
高学成捂住了明凯的嘴巴,又左右张望周围的环境,发现没有人在周围,才放开捂住明凯的手,将食指放在嘴唇上,作出嘘的姿势,“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讲了,她现在单纯是我的直系上属,你就不要讲以前的事让大家尴尬了”。 
 
明凯听完拍了下高学成的肩膀,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走,今晚请你吃宵夜,就去以前我们在警校夜训完最喜欢去的那个面摊,我记得你最中意那家的云吞面的”。 
 
高学成无奈地笑了,“难道你不知道,那家的阿婶已经没有做很久了”。 
 
 
 
 
 
 
这天晚上,旺角由弥敦道拐出来的一条小路旁,停了一辆不起眼的黑色私家车。宋义进坐在驾驶位,正在调车载电台的频率,宝蓝坐在后座玩手机,时不时发出咻咻的消息发送声音。这时Jackey打开副驾驶的门,瞬间车内充满了盒饭的香味。 
 
Jackey拆开包装袋,给宋义进和宝蓝递过盒饭,这时电台也调到了每日警讯频道。三人开饭,Jackey在递木筷给宋义进的时候问了一句,“义进哥,这次我们要跟这个李元浩多久”,宋义进一手托着盒饭,另一只手和嘴配合拆开了木筷,“这个李元浩最近有点嚣张,上面让我们跟住他,就算从他身上挖不到料,都可以教他收敛点,看上面的意思,至少要跟一个星期”,说完,便扒起盒饭。 
 
这时,警讯电台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紧急新闻,今日警方收到线报,称在深水埗某单位有藏毒窝点。警方接到情报后,于今晚6时对深水埗茂源大厦进行搜查,并未查获藏毒窝点,但意外发现在22层某单位内有一具男性尸体。目前该男性尸体身份不明,警方已经封锁大厦进行排查,请关注本台后续报道......” 
 
“这件事是不是同义丰有关系?”Jackey抬头看宋义进,宋义进正准备回答,对讲机内传来高振宁的声音,“义进哥,李元浩从酒庄出来了,正往你们那个方向走过去”。宋义进回了一句“收到”,只见李元浩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经过垃圾桶的时候,将一张纸扔了进去。等李元浩在街角转弯,宝蓝立刻打开车门,将路边那个垃圾桶倾倒在地,在一堆垃圾里翻找了起来。 
 
坐在车前排的两个人反应不及,只能在车内紧张地看着宝蓝。这时Jackey从后视镜看到已经消失在转角的李元浩又折返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份马报*。此时情况危急,李元浩已经在不远处看见了在翻垃圾桶的宝蓝,有点警觉地看着宝蓝。在副驾驶座的Jackey见形势不对,剁了剁脚,打开车门便向宝蓝冲了过去。宋义进没反应过来,一句Jackey仔还没喊出来,Jackey已经冲过了马路。 
 
只见Jackey用力扯起蹲在地上翻垃圾的宝蓝,很生气地朝他吼,“戒指我已经扔了,你不要再找了, 我就快结婚了,你以后不要再来缠着我”。宝蓝愣了一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李元浩,即时明白了状况。宝蓝觉得心跳加速,十分紧张,话也讲不出来,于是抬起手用力扇了Jackey一巴掌,扇完了就往另一个转角跑过去。于他们隔不远的李元浩看到这一幕,眯起了眼睛,嘴角浮现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有点意思”。 
 
宝蓝跑到一个窄巷后面躲着,靠着墙试图平静呼吸。没过多久Jackey也跑了过来,和宝蓝并排站在一起。两个人似乎都没平静下来,一脸心有余悸。这时Jackey身上的无线通讯器响了起来,是宋义进的声音,“你们两个没事吧”。 
 
“没事”,Jackey从腰间抽出对讲机,“李元浩应该没有怀疑我们” 
 
“他现在已经离开了,你们可以出来了。不过target已经见过你们两个,你们不用再跟了,现在可以回基地。今晚我和宁王来跟” 
 
“收到”,Jackey收好了对讲机,拍了一下宝蓝的手背,对他讲了一声“走吧”,说完就走出了窄巷,留给宝蓝一个背影。宝蓝的脸似乎变得更红了,他将两只手捂在脸上,试图降低一点面部的热度,然后跟着Jackey后面走出了窄巷。 
 
 
 
 
 
 
 
 
 
 
 
 
 
 
 
 
 
 
 
 
*O记:Organised Crime and Trial Bureau,又称OCTB,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

*马报:香港刊登赌马相关信息的报纸






评论(4)
热度(9)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