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dence

瞎写的地方。

【原创】修靈人(0)



0   楔子



設想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個人,姑且叫他A仔好了。A仔偶然在無意中窺探到B仔最難堪的秘密。A仔對B仔懷有好奇、疑惑,感受到強烈的吸引力。B仔對A仔本能地抗拒与恐懼,A仔存在本身成為B仔對自我否定的具體形象。然後命運將兩人纏繞,他們觸及黑暗的核心。他們破除魔障,建立羈絆,成為彼此命定之人。老套又不失美好的故事,對嗎?



很久之前,我幻想A仔是我。



但是我被過渡消耗了。失去了興趣与玩味。像一塊蠟那樣活著,表面光滑,碎屑澀而發白。街上行走的人,在我眼內被簡化為擺動的筷子,形狀大小,移動姿態,通通在建立模型之時被略去。無意貶損,確實如此。



我可以窺見人心。準確地説,我可以窺見人心內最隱秘的秘密。這個秘密通常不為人所知,甚至不為自己所知。人們通常隱約地感受到這個秘密,當其有顯現之勢時,心裡的小虫便會將這個秘密捉回洞里。暴露是危險的,人在這種時候脆弱得不可思議。當然,這些都是我個人的想法。不過比我更接近真相的人,應該不存在。



我是一個修靈人。大部分時候,我只需要指導小蟲去哪裡找回从洞中溢出的黑暗秘密,特殊情況下,我也會親自潛入人心中,將黑暗秘密送回洞中。



這是具象化的說法,我的工作其實很抽象。我得見每個人的內在世界。有像一座迷宮的,邏輯築成很高的圍牆。也有失去邏輯聯繫,畫風肆意,沉入這個世界,像在追逐一個跳動的精靈。當然這些對我而言沒什麼不同。遵循邏輯線索,或者从混亂流中尋找線索,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不同,雖然在很久以前我曾對後者懷有興趣。



我是個絕對孤獨之人。我應該曾是個對世界懷有正常期待之人。但是那個我的面目已經模糊,退化成為一個白瘢。我越是消耗,那白瘢便越散出幽光。我感覺到那個白瘢,牠應該蟄居在深處,被蟲緊抱著。



或許你會覺得我的人生很有趣。我無意辯解,衹能說我的人生不缺乏打發時間的手段。我也問自己為何要書寫,我想大概是因為自己還沒被消耗徹底。但我確實是沒有力氣了,剩下的大概衹是本能,一種關於存在的證實。



我將這些蟄伏于洞中的秘密,叫做沒有名字的怪物。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