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LPL全员】潜行狙七(4)

国际三禁

这一更彻底ooc了

放飞自我,彻底告别原剧剧情


————————————


“布神,你先冷静一下”


明凯从饮水机接了一杯冷水递给阿布,一脸赔笑与谄媚。


“明凯!”


“你这个人思想出问题了”


“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要不是那班学员机灵,真的要被你害死了”


阿布明显不吃这一套,激动的声音显得有点尖锐。


“昨天田野去花圈店找你交待的那个人,结果那人不在,田野就被店里的几个大汉围住了,幸好他能屈能伸,自己够机灵溜了”


“那个胡显昭,在大排档遇到黑社会打群架,他就站在两伙人中间,两边就拿刀砍了起来。我都想象不到他的呆样竟然可以全身而退”


“那个陈文林,幸好他以前是田径队的,有点脚力,见事有不对就跑路了”


“最惨是那个AJ,被逼和古惑仔赌台球,输到要女装”


讲到这里,阿布不再讲话,只是一双眼盯着明凯。虽然觉得AJ女装这件事有点搞笑,明凯还是被盯到头皮发麻,不禁打了一个冷噤,迫于零度以下的气氛,强行说点什么来缓解氛围。


“那个ray呢,高高的,不怎么讲话的那个。他是不是最惨?”


讲完这句话,明凯就后悔了。明凯觉得自己是个随机应变的人,不然也不能前前后后当了五年卧底再活的好好地回来CIB,只不过当面对阿布这个人,心里面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好似变憨了好多。完了,布神肯定更加生气了,明凯有点绝望地想。


然而出乎意外,阿布并没有爆发新一轮,而是陷入了思考状态,在office里踱步起来。


“我是要同你讲的,阿ray在你叫他去的那个茶餐厅,撞见义丰的一个马仔*”


“他同那个马仔说要找赵志铭,结果那个马仔以为他是自己人,问他找赵志铭是不是想搞场法事去一去晦气”


“那个ray觉得有料,就假装好奇问马仔是谁死了,说自己只是被老大派来找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马仔就同他讲了,前几日死了一个人,尸体被处理后就放在深水埗一栋大厦的原单位里面,社团派两个人轮流在那边守着,24小时开冷气保存着。其中有个守尸的人是那个马仔的契弟,昨晚他遇到那个契弟,面青嘴唇白,一副撞邪的样子,他问了才知道整件事,而且那个单位好似有点邪。不过整件事比较机密,那个马仔也只是机缘巧合才知道”


“明凯,你怎么看这件事”


明凯抱起了自己的双臂,“这件事有古怪。通常杀了人都会立刻讲尸体处理掉,比如我之前做卧底的时候,社团通常都有一些处理尸体的手段,比如经营一家大型狗厂之类。将尸体放在原单位,好似在等着人上门一样,真是太古怪了”


“没错”,阿布看了明凯一眼,“而且更奇怪的是,我在义丰的线人收到料,那条尸就是庆吉的那个陈宇浩带着一起跑路的马仔的尸体”


明凯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觉得这件事太过不可思议。经过几秒钟消化这件事之后,明凯试着分析了起来。


“这件事最奇怪的一点,就是庆吉追杀的人,竟然被义丰杀了。所以你怀疑这个陈宇浩手里面掌握着一些东西,导致义丰的人杀了他小弟之后,想用他小弟再引他出来。而陈宇浩手上的东西,又和他在庆吉被追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之前只是怀疑他被人冤枉杀了庆吉二当家,现在事情可能更加复杂”


“没错,陈宇浩是O记*派出去的卧底,不过到现在他还没有和任何一方有所接触”


“整件事,或许要找到他本人才可以搞得清楚”


“不过,我们现在的线索,就只有陈宇浩在惹上杀身之祸之前,在四喜财务借了一大笔钱这一条了。不过现在不可以暴露陈宇浩和线人的身份,我们和O记也不能大肆搜查四喜财务”


明凯斜嘴一笑,“这件事或者我有点办法”。






当学员们看到明凯从office走出来时,所有人假装在认真工作,将八卦的嘴脸收了起来。明凯见到后觉得好笑,路过的时候故意大声地说话。


“唉,你们这班新人要更加努力啊,昨晚让你们去找人,结果一个都没找到。连基本的寻人技巧都没有,将来怎么留在CIB”


所有人露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失落,毕竟将昨晚的一切告知布sir的时候,布sir还一副看不惯明sir的样子,结果明sir一脸无事发生的样子出了布sir的office,还大有一副布神并没有怪罪的嘴脸,实在叫人气愤。


当路过ray座位的时候,明凯拍了一下ray的肩膀,“做的不错,阿ray”,只留下一脸懵逼的AJ,“你昨晚到底做了些什么啊,阿ray?”


全志愿看着明凯走远的背影,一脸的欲言又止,“可能他在夸我逃得快吧”。


“不”,一边的陈文林插话了,“我跑得比你快”


“不过跑的最快的那个是我在田径队的队友,因为他跑得太快了,所以我们都叫他奥迪”







下午3点半,赵志铭在四喜财务的后巷等到了明凯。此时距离他收到那条“任务提前,3点四喜财务后巷见”的短信,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


“难道今时今日香港的警务人员都这么不守时的吗”


“没”


“我只是没想到一个古惑仔会这么守时而已”


赵志铭扔掉手里面的石头,“所以你要我怎么做,明sir”


“我买通了一个四喜财务的马仔,等会你假装替他去交帐”


“然后躲在杂物房里”


“我研究过四喜财务的电路构造”


“等到天黑,我就会行动”


“搞掂这件事,我不会亏待你的”







当赵志铭在杂物房点着第五支烟时,他收到了来自明凯的短讯。


“还有两个小时,清洁阿婶才打扫完,你在等一会”


“等两个小时小意思了。我等出狱都等了三年,那阵才真是度日如年”


“真正的度日如年,是人没有坐牢,但连说句话的自由都没有,一不小心就没命,那个时候,对你来讲,天下再大,都是监狱”


“明sir,如果你等会放火走不及被烧死,你会想起些什么”


“我不会想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不如你想一下等会怎么偷到账本”


和明凯短讯的来来回回,使赵志铭想起一些往事。曾经风光的他也这样和一个人互发短讯,互相打趣。只不过物是人非,好景不再。























评论(3)
热度(9)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