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LPL全员】潜行狙七(3)


国际三禁,ooc属于我

八号风球可以看作是一个番外了,希望之后剧情不要崩

想搞厂萝,结果又横生三米支线,相信我,小苏哥在我原计划里是在缉毒组的zzz


-------





当明凯悠闲地踱步进入CIB大厅的时候,在楼上的阿布朝他打了个响指,示意他上来有事商量。

半个小时后,明凯从阿布的office走了出来,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Haro凑到田野的身边,“野神,你猜我们是不是有什么新任务了。说不定布sir正和明sir想新的办法折磨我们”,话还没输完,小昭的大头也凑了过来。田野不耐烦地把两个脑袋都摁了回去,“你们两个,CIB行动术语背熟了吗,有时间猜来猜去不如多背几页书”。





当晚,明凯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早早回家逗小七,而是千里迢迢来到离油麻地警署不远的一间酒吧。

酒吧里红灯绿酒音乐嘈杂,有一些玩嗨了的男男女女在舞池扭动着躯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食了k粉*。明凯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默默地喝着啤酒,观察着酒吧里的人们。明凯已经观察到好几起k粉交易了,小包的白色粉末被散出去,在迷乱的音乐与灯光中交织出一个个虚假的幻境,使人忘掉一切痛苦。

这时突然有警*察进来了,“别动,我们怀疑有人在这里进行毒*品交易,现在请所有人协助调查,配合搜身”。刚才交易的人都被抓了起来,除了一个戴着毛线帽,走路有点跛,显得有些落魄的男子没有被搜出k粉。明凯一边配合警*察的搜查,一边眯着眼观察着那个男人,只见那个男人静静地走到了一旁,神色冷漠地点着了一支烟。

缉毒警带人离开了,音乐重新响了起来,酒吧里重新热闹了起来。明凯放下酒瓶,径直向那个跛脚男人走去,抓住那人的衣领,就将他往酒吧后门拖去。那男人开始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无望挣脱,便由着明凯将他拖走。

来到酒吧后门的小巷,明凯一把将那男人摔在墙边,“我是警*察,现在怀疑你身上藏有毒*品,现在要带你回警署协助调查”。

只见那男人不慌不忙,对着明凯露出一个冷笑,“阿sir,你刚才也看见了,例行搜查并没有搜出我身上有毒*品,你不要冤枉我啊 ”。

“别油嘴滑舌”,明凯将跛脚男人转了个方向,让他面对墙壁,搜起了他的身。然而出乎意料,明凯并没有搜出k粉。

“你不要耍花样,我刚才明明看到你身上有k粉,你将东西藏在哪里了”

“阿sir,我是清白的。你不信的话,带我回警署慢慢搜都可以”

“回警署慢慢搜?你不是很容易就能在半路上将k粉扔掉?”说完,明凯好像突然想到了些什么,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果然摸出了一袋k粉。

明凯将k粉举到跛脚男人面前,眯着眼睛看着他。跛脚男人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你刚才明明就可以举报我,偏偏要等人走了,才把我捉来这里,你到底想做什么,阿sir”。

“我可以不押你去警署,不过我想你帮我做一件事”,明凯开口了。

“你让我做你的线人?阿sir,你知不知道当线人被发现是什么后果啊?社团最憎恨二五仔,你要我当二五仔?”跛脚男人显然十分抗拒这个提议。

“不如你考虑一下啊,如果你不答应,我会一直缠着你,直到你答应”,明凯掏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希望你不要考虑太久”。

跛脚男人抽走了那张名片,冰冷地看了明凯一眼,转头拖着跛脚离开了酒吧后巷。






第二天傍晚,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刚进CIB的学员依照惯例都会迟一点走,而此时他们正聚在一起聊天。田野看到明凯朝他们走了过来,便开口喊了一声明sir,瞬间大家都安静了。

“很好,你们都没有走”,明凯将手上的照片分发给大家,“今晚有个任务交给你们”。

“这个人叫Mitty,中文名赵志铭,左脚有点跛,是个小混混”

“照片后面写有地点,我要你们去这些不同的地点找这个人”

“找到之后就同他讲一句,‘明sir叫我来问候你’”

“Understand?”






然而这群新人明显没有明凯走运。

当明凯在海港散步打算吹吹风时,正好看到赵志铭被一群小弟围殴。

站在旁边一个理平头,左手手臂有纹身大哥模样的人发话了,“打,给我用力打”。一轮拳脚下来,看到赵志铭口鼻流血,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站在他身旁的矮个子男人眼低下头没有再去看,“Condi,差不多就行了,不要搞出人命”。那个叫Condi的男人神色复杂地看了矮个子男人一眼,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停下来。

“赵志铭,回去同你大佬讲,就说是我向人杰说的,下次再想报警让警察抓我们的人,就不是打你一顿这么简单,见到他我也照打不误。”

那群人都陆续走了,只有那个矮个子男人还留在原地。他深深地看了赵志铭一眼,带点潮汕口音又有意压低声调的白话让人听得不是很清楚,“赵志铭,我看不起你”。那边的Condi见矮个子男人迟迟没有离开,边吹了声口哨,喊了声苏汉伟走啦。苏汉伟闻声也转头离开了。






在不远处围观的明凯没有着急过去。他看见赵志铭慢慢地站起来,跛着脚走到栏杆边,倚着栏杆,点燃了一支烟,这时他才慢慢走了过。

赵志铭拧过了身体,使自己面对海港,并没有看明凯一眼。

“你都看到了,阿sir,我这么落魄,你找我可以帮得上什么忙”

“是吗,我不这样觉得”

“我知道你,赵志铭”

“1989年5月28日出生”

“以前家里很有钱,就读贵族学校”

“可是中六那一年家道中落,被逼出来走歪路”

“本来还好好的,怎知因为锋芒太露,被自己的同门老大打瘸了一条腿”

“又被诬陷入狱,一关就是三年”

“出狱后就成了一个最潦倒的小混混”

“我讲的有没有错?”

赵志铭向海港吐了一口血水,“没错,你调查得很清楚。不过阿sir你有没有调查到,我并不想当你的线人呢”

明凯瞥了赵志铭一眼,反身靠在栏杆上,“那我的确有些东西没有调查得很清楚的。比如刚才那个放了你一马的苏汉伟,他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就没调查到”

“你不要逼我,阿sir。你知道我现在是烂人一个,没什么可以失去,你也找不到什么东西来要挟我的”

明凯看到赵志铭握紧了拳头,语气也变得严肃,不再是刚才的漫不经心。

“看来那个苏汉伟对你来讲意义重大”

“被其他人看不起不要紧,你愿意一直都被他看不起吗”

“我知道你很有能力,缺的只不过是一个上位的机会”

“怎样,你做我的线人,我帮你上位”

赵志铭沉默不言,明凯也就站在旁边不说话。过了许久,赵志铭讲烟头用手指谈开,问了明凯一句你想知道什么。

明凯拍了拍赵志铭的肩膀,嘴上笑着说这才对嘛,又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给赵志铭递了过去。

“这个人叫陈宇浩,在外面大家都叫他Mouse,是庆吉那边一个看场的小头目”

“前段时间谣传他杀了庆吉的二当家,他带着一个小弟跑路了,现在庆吉的人都在追杀他”

“我想你帮我去四喜财务,查一下他的债务记录”

赵志铭就着明凯举着照片的手看了一眼,并没有接过照片。

“这个陈宇浩是什么人?你们警方的卧底?”

明凯讲照片塞进了赵志铭上衣口袋,“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说完,明凯跳下栏杆,转身离去。

“我会再联系你的”







k粉: 氯氨酮,一种新型毒-品






评论
热度(7)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