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光夫】八号风球

国际三禁


深夜速撸,玻璃渣预警,夫崽便当预警,没有什么逻辑


一句话总结,明线:两个古惑仔亡命天涯


阅读提示:他们都有自己的选择





---------------------------


深水埗*,茂源大厦,8月7日,八号风球暴雨。



当陈宇浩浑身湿漉漉地开锁进门的时候,成衍俊正背对着他,反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搭着椅背,对着窗外的被雨水拍打着上下颤动的茂盛热带植物发呆。



这次陈宇浩出门的时间与以往相比更长了些,本来出门的时候天色就有些暗了,当成衍俊走向玄关想在鞋柜给他找把伞时,陈宇浩将他推回了沙发,嘴里说了句不要紧,我很快就回来,淋不到雨的。



雨会下这么大真是出乎意料,成衍俊扭过头来,陈宇浩看到了他眼中隐藏的一丝委屈与不安。于是陈宇浩将打包的食物放在茶几上,也不管自己身上还是湿的,就从背面揽住了成衍俊。成衍俊像猫一样,用下巴蹭着陈宇浩潮湿的头发,嘴里喃喃地发出气音。陈宇浩用他右边那只好一些的耳朵努力去听,又结合唇的动作,才勉强猜出成衍俊说的是,我讨厌雨天,我讨厌下雨。



陈宇浩知道成衍俊在害怕,因为他自己也在害怕。可是当感受到成衍俊微弱的颤抖时,陈宇浩好似觉得自己没有害怕了。微弱的希望像是无根之木,从陈宇浩的心口生长。于是他轻吻过成衍俊的发迹,额头,鼻尖,耳廓,脸颊,嘴唇与喉结,毫无逻辑地轻声重复着一些像是哄小孩的句子,譬如什么“夫仔不怕,雨就要停了”,“我买了全记的鱼蛋面,你最喜欢吃的”,“等这段风头过了,我们过海去深圳,到时我去外面打工,你在家里煮饭等我收工”之类的话。成衍俊静静地看着他,用手撩开他搭在额头上湿透了的刘海。当陈宇浩重新露出他的额头的时候,成衍俊打断了絮絮叨叨的陈宇浩。成衍俊说,mouse,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两个人的确都饿了,飞速解决完晚餐,客厅已经完全陷入黑暗。雨还在下,比起早些时候,风似乎更大了些,刮得分辨不出颜色的窗帘起伏不定,裹来的雨水溅在地板上。他们没有开灯,客厅的灯胆有点接触不良,刚住进来的时候陈宇浩说要去买个新的灯胆来换,成衍俊阻止了他,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后,事情就这样作罢了。的确,临时落脚的地方没有必要大肆修整。



自半个月前从码头逃出来,两个人已经辗转换过五处落脚点了。这里是第六处,最破烂的一处,也是停留最久的一处。那种风声鹤唳,如同惊弓之鸟的神经紧绷之感还未完全从身体抽离,一周前,因为转角捡垃圾的老伯多看了他几眼,陈宇浩便吓得一身冷汗,一路小跑着回家带着成衍俊跑路。然而这里不同。在这里大家似乎都习惯用冷漠包装自己,街头巷尾的行人从来吝啬分一个多余的眼神给无关的路人。也许是逐渐习惯的环境带来了一些虚假的安心感,陈宇浩久违的露出了放松的申请。他眯着眼,点燃一支烟,静静看着烟雾在雨声中升腾起来。成衍俊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双臂抱住膝盖,露出一对猫似的眼睛觑着他。良久,成衍俊用伸长的脚尖踢了一下陈宇浩。当陈宇浩借着透进来的街灯,看清成衍俊有些迷离又似空洞的眼神时,他突然觉得身体的热气被瞬间抽走,在这样的雨夜有点冷。于是他将烟头随手扔在地板上,用脚踩灭,慢慢向他的夫仔攀过身去。



陈宇浩醒来时,看到成衍俊站在窗前望着外面。陈宇浩用几秒时间令自己清醒后,便站起身走了过去。窗外风没有再刮,雨也近乎停了,低矮棚屋的屋顶和窄路上落满了狼藉的断枝残叶,与之映衬的,是窗台上那个破花盆里疯狂生长的蕨类植物。陈宇浩从背后搂住了成衍俊,他将下巴放在成衍俊的肩上,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趁着雨不落了,去附近的屋邨*探探路,那种有着千丝万缕家族关系又杂居的地方,通常都有些门路,对于他们这种已无路可走的人来说,要不就是跑路,要不就是谋条生路。这次成衍俊没有表现出像以前陈宇浩要出门时的不安与焦虑。他只是嗯了一声,又嘱咐了一句早点回来。



屋邨的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友善。陈宇浩走了一上午,腹中还是空的,在听到不知谁家传来的12点准点报时后,才意识到已经到中午了。于是他进了家便利店,随便拿了些多士菠萝包和牛奶,便向返程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已经渐停的雨竟越落越大,等到转入能够望见那栋大厦的街角时,陈宇浩浑身已经湿透了,只剩下怀里牛奶还残留着一点点微波炉加热后的暖意。



街上已经没有行人了。当看到有几个穿黑衣的身影闪身进入大厦,陈宇浩心里嘭地一声炸开了火花,像是不要命一样往前跑去。他抬头望着22层的窗口,心脏都像是要跳进那个黑洞洞的小方块里了。忽然,那个窗口闪过成衍俊的脸,那像猫一样的眼好似在诉说着他的惶然。三秒过后,成衍俊听到了枪声,随之而来的是那盆蕨类植物从窗台坠落,粉碎地砸在了陈宇浩的身前。



雨幕下,陈宇浩瘫坐在水洼里,面包牛奶撒了一地。他痛苦地撕扯着头发,发出痛苦而无意义的啊啊。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成衍俊不是二五仔,夫仔不是二五仔*,他只是听我说我的枪掉了,又刚好在后巷捡到一把枪,想要送给我。他只是捡到把枪,想送给我。八号风球暴雨之下,没有人听见陈宇浩喃喃地低语。










*深水埗:位于九龙半岛西北部,是全港十八个区中最穷的一个,楼宇大多十分陈旧,是香港的贫民区。


*二五仔:叛徒,内鬼




评论(6)
热度(24)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