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SD】遐荒



国际三禁

失眠产物,现实向,Doinb女友预警

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总是对凉了的CP有感

起名废,遐荒,就是边辟荒远之地的意思。大概这两个人内心都有一片因对方而留下的荒地,偏僻,寸草不生。






-------


Side A

金泰相第三次点亮手机屏幕,可是在这个短短的排位空隙,他并没有收到来自小幽的任何消息。将注意力转向游戏中,金泰相才发现排到的己方打野是白多训。感到有点烦躁,金泰相吸了一口气,发出嘶的声音。长久以来,每当在排位或是比赛中遇到那个人,金泰相心中总是会涌起隐约的紧张感,虽然能骗过他人,但从来骗不过自己。金泰相脑海里浮现起白多训抿着嘴有些锐利的面容,那是适合作为对手的一张脸,虽然那张脸在他的印象里更多是带笑中有点嘲讽的神色。如果他在对面就好了,金泰相不禁这样想。

对于排到了同边的事,白多训显得很平静,甚至在开局的时候还pin了信号,让他来河道三角草一起蹲来反红的对方打野。金泰相告诉自己,就当己方打野是个操作和意识都不错的路人,自己在遇到靠谱的路人队友的时候,偶尔也会交出指挥权,久违地专注对起线来。这一局里,专注线上的金泰相异常激进凶猛,几次的单杀直接打穿对面中路,加上其他两路也小优,大龙团后对方直接投降,十分简单地结束了游戏。相比于自己乐芙兰9-0-3的华丽数据,打野的数据显得十分平庸,任何一个参与对局的人都不会否认,这个打野并没有做什么事情,是混着混着靠队友躺赢的。点开结算界面,金泰相有点气闷。不应该是这样的,白多训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从来都是一个激进凶悍的打野,永不知疲惫的进攻机器,团战发起点,虽然有时过于激进会带来风险,但如此“团队”的打法并不属于他。在金泰相的印象里,白多训就连笑的时候,神情里都携带着一丝嘲讽与睥睨,让人不禁生出与之较劲的原始冲动。如果说曾经的龃龉在经过岁月的冲淘后,金泰相对于白多训还期待着些什么,那就是对方会是一个好的对手吧。金泰相觉得自己很了解白多训,了解他游戏中的每一次行动,以及每一次行动隐藏的求胜欲望。可是白多训让他失望了。

也许下一次排在对面,会是一场好的对局吧,金泰相这样想道。




Side B

白多训接了水走回座位的时候,小段用下巴指了指他的显示屏,告诉他对局开了。白多训看懂了小段眼神里浮动的一丝欲语还休,于是回了一个安抚性质的微笑。小段是一个很细腻的人,倒不是说矫情爱计较,而是说会他会关注他人情绪的变化,并且给予小段式的关心。过多显得矫情,过少显得敷衍,小段的关心总是恰如其分刚刚好,于是小段又嘻嘻哈哈地喊着肚子饿,和其他队友商量起点什么夜宵了。

曾经的白多训人生信条只有一句,强者才有资格开心。但是白多训觉的自己变了,虽然他不知道这些变化是好是坏。他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而非行动,花更多的时间观察身边的人而非自身,甚至开始享受起到过的每个地方的美食。曾经变得更强是自己时刻思考的事。可能是一路高开低走的际遇,又或者是不断碰壁的打击,让自己不禁开始思考,也许电竞和其他职业也没什么不同,靠着所谓梦想的支撑并不能让自己开挂成为超级赛亚人。白多训想起在LCK的一位前辈说过的话,别人都是害怕无法变强,可是我害怕的是自己变弱。白多训当时觉得这位前辈是一个弱者,现在却觉得,坦然面对自己的软弱,也许是终究要走上的一条路。如今的自己,已然失去了执着与锐意,只剩一腔余勇可战。

所以现在的白多训,在队伍里关系最好的队友是小段,在排位排到与金泰相一边时,心里也十分平静。

可白多训的心里还是发出了一声叹息。为两把锋利的刀相互折刃而叹息,为曾经两个太过锋利的人没有余地的碰撞而叹息。但是白多训知道,金泰相从来都不是一个耽于过去的人,他会为悔恨之事痛哭,但哭完之后又是一个新的金泰相,有些孩子气,又憋着一股不服输地劲头。这白多训的秘密,其实他很喜欢看金泰相赢了比赛后激动得手舞足蹈的样子。如果有些人注定要承现实之重,那么就让他的内心保留一份对于过往执着的向往吧。大概所有人都猜不到,白多训所羡慕之人,竟然是金泰相。




Side A

VG又输掉了比赛,金泰相趁着解决外卖的当口,拖着进度条看完了输掉的这两场比赛。VG存在的问题很明显,新引进的奥迪并不能很好地融入团队,不合时宜的激进开团往往带来暴毙。白多训在积极地寻找节奏,不论是gank反野,还是做反蹲和饶后,但似乎团队总是缺少灵性与联动性,不能将白多训找来的这些小小优势转化为胜势,再加上其他两路对线通常是均势或者劣势,遇上LPL中游队伍都很难取胜了。

金泰相忍不住将自己代入分析之中,如果自己是VG的中单选手,会选择怎样的英雄,与打野做怎样的联动,在怎样的时机去游走或是换线。金泰相承认自己是一个喜欢思考打法和版本的人,他喜欢总领全局的感觉,那种将一切掌握在手的踏实。分析完对局,金泰相不禁有些惋惜,白多训值得更优秀的队友。





Side B

接连地输掉比赛使队内的气氛并不轻松。已经到了平时去休息的时间,白多训还是选择多排了几局,才拖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躺倒在床上。

大概是由于太过疲惫,平时睡眠质量很好从不做梦的白多训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他回到了还在LSPL的时候,不过与现实相反的是,QG并没有横扫LSPL,而是离顶尖总差一步。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很开心,末日天灾和爱射佳怡仍然喜欢互开玩笑,V还没有遇上失散的兄弟957,而自己仍然欺负着小弟金泰相,抢他的可乐和床。

白多训承认那时对于金泰相的占有欲,那种只能自己欺负,不准他人染指的奇怪情绪,不然他也无法解释每次看到金泰相将女友带到基地来时,自己那超乎常理的烦躁与气愤。对于金泰相谈恋爱找女朋友这件事,白多训刚知道的时候,是吃惊且恼怒的。明明是那么依赖自己的弟弟,不管走到哪都要粘着自己的弟弟,哪怕被欺负仍然会笑得很开心喊自己“兄”的弟弟,却似乎全心地投入一段恋情了,这真是不可思议。当时自己之所以那么绝情,跟领导层施压逼金泰相走,也是有相当大的动机,是因为这些隐晦的愤怒吧。

白多训醒来后觉得荒唐,八百年没有回忆过的过去,竟然充斥了整晚的梦境。也许是因为下一场就是对阵RW的比赛吧。虽然在梦的最后,金泰相还是离开了QG,带着女朋友一起回到了韩国。





Side A

当小幽在微信里表示想买下周三的票来看自己比赛时,金泰相下意识地回了句你不要来。当意识到自己已经点了发送后,金泰相愣了一下,连忙解释起来,自己是觉得小幽这周出了外景太辛苦,所以下周想她好好休息一下。等到彻底打消了女友来看比赛的念头,金泰相放下了手机,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很奇怪,想到是要对阵VG的比赛,潜意识里就不想女友来现场。可能是不想面对赛前导播切自己与女友的同框,虽然平时自己甚至乐于应对这样的隔空示爱,也有可能是不想那个人听到小幽在开局时的大声领喊吧。印象中白多训就是因为对自己沉迷恋爱不满,才走向最后的形同陌路恶语相向的。

但是没有人知道,在那之前金泰相所经历过的困惑。金泰相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应该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有时候金泰相会因为突然间意识到的与白多训过于亲昵暧昧的行为,而产生一丝不安与害怕。这是对队友应该有的感觉吗,现在的金泰相很想告诉当时的金泰相,有些东西是不需要急于寻找一个答案的。然而当时的金泰相并不明白这个道理。在一个失眠的夜晚后,他对小幽提出了交往。

其实在刚开始,看出白多训因为自己恋爱而隐忍愤怒不理自己时,金泰相内心是有一丝兴奋的。虽然承认当时的想法很渣,不过金泰相当时真的只是想找个女孩,试试恋爱的感觉而已。然而事情的发展脱离了控制,等走到无法挽回那步,谁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而且金泰相不得不承认的是,糖小幽是一个聪明的女孩,或者至少是一个非常了解自己的女孩,知道什么时候粘人,什么时候安慰自己,又是什么时候给予自己一些空间。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段最黑暗的时间,也是小幽陪着他一起走过的——自己离开QG回到韩国的那一个月,是小幽陪在在他身边度过的。通常人并不能确定自己是在哪个时刻对另一个人产生了感情,往往当他不经意回想的时候,一些很深的羁绊就已经在了。小幽,就是他现在无法舍弃的羁绊。





Side B

与RW的BO3不出意外地输了。水晶爆破的瞬间白多训长舒了一口气,余光似乎看到小段向他这个方向瞥了一眼。RW的队员很快便过来握手了,对上金泰相的时候,白多训有些在意,可金泰相也只是鞠着躬双手捧住了他的手,握了一下又快速地分开了。力道不轻不重,鞠躬的幅度似乎比与别人握手时要大些,又似乎没有。白多训摇了摇头,将脑中浮起的种种念头甩了出去,开始收拾起了外设。

输了的队在整理好后便可直接离开,而赢了的队还有接受采访与握手会的环节。在等待室里,教练简单地复盘了几句,大家便收拾东西去乘坐大巴。走到半路时,白多训突然想起自己的水壶忘在了等待室,便又折返去拿。通往等待室的通道有些阴暗,可是白多训还是看清了与自己迎面走来的金泰相。

时间仿佛被无止境拉长了,白多训开始奢望此刻可以变出一个小段,凭借小段式的善解人意,他肯定能化解这小小的一段路自己的无措与尴尬。然而金泰相在距离自己不远处停了下来,一副等着自己走到面前的样子。白多训有些困惑了,金泰相是一个比自己更敏感的人,更应该加快步伐赶紧将这一小段的尴尬走完才对。虽然疑惑,可白多训也不由自主放缓了脚步。等走到同一盏灯光下的时候,金泰相抿了抿嘴巴,对他说了一句话。时隔三年未当年听过的声音,在有些逼仄的通道间形成一点回音效果,传了过来。

他说,今天你的巨魔,可惜了。

白多训感觉此刻大脑变得空白,思维好像被抽离了出去。他看到金泰相靠在墙一侧的手轻轻地握了一下拳,脸上浮现出一丝懊悔的神色,大概是有些后悔说出了突兀的话。白多训瞬间觉得心底有柔软的藤蔓缠了上来,于是他笑着,朝对面的人伸出了手。














评论(11)
热度(41)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