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厂荡】戒断

国际三禁,故事都是假的,时间线很有问题,可以当做是16赛季德杯那个时间段。

厂长黑化队霸预警,童扬自暴自弃预警。

标题来自张惠妹《戒断》,每一段对应一句歌词。

这次大概更扭曲了一点(滑稽

 


 -----------------------

 


(一)

“要怎么挽救沉溺的心 怪就怪自己讲不听”


耳机里的电音前奏有点刺,磁性的女声随后缓缓流出。

距离上一局排位结束已经十分钟了,童扬不停地切换游戏界面,并没有开始新的队列。他知道身后的明凯在关注着自己的举动,透过屏幕的反光,童扬可以看到明凯在座位上扭了扭腰。桌上的冰镇汽水已经不冰了,液化的水滴缓慢地泅到了桌面,童扬的注意力被那些像饱满的水滴所吸引,手指漫无目的地划开已经流到桌面的那摊水渍。余光里,明凯放下了靠枕,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童扬下意识地回头,露出了一个仓促地微笑,可明凯拿着杯子往饮水机的方向走了,并没有往这边看一眼。

其他人都在游戏,训练室安静得只有噼啪的键盘声。童扬缓慢地回头,咬了咬嘴唇,进入了单排队列。他的心好像一直悬在钢丝上,可直到明凯落座,什么都没有发生。

 


(二)

“焦虑颤抖恐慌我止不住幻觉 想大力吸你的香味”


当晚童扬做了一个没头没尾的梦。

梦里金赫奎将杯子里的水慢慢地倾倒在明凯头顶,明凯等那杯水倒完了,才从座位上猛地站起,翻身一拳将金赫奎打倒。金赫奎倒下时碰倒了饮水机,桶装水瞬间倾泻在地板上。陈宇浩用两只胳膊从腋下架住金赫奎,想扶他站起来,却因为地面有水太滑,也跌坐在地上。阿布和其他队员在训练室的另一个对角线安静地站着,整个训练室只有柜式空调发出轰的声响。

童扬的意识渐渐清醒,猛然发现,梦里的所有人好像都面目模糊,没有表情。

 


(三)

“怎会染上对爱的瘾 你离去我反应不及”


童扬大概知道自己梦中的焦虑来源。

前几天金赫奎和明凯产生了龃龉,童扬推开训练室门的时候,刚好看到靠在沙发上的金赫奎将头扭向一边,明凯一屁股坐在沙发另一头,笑着去拍金赫奎的胳膊。

童扬心里生出奇异的躁动,那个瞬间占领脑神经回路的每一处高地。

明凯和阿布都喜欢用对待小朋友的方式去哄金赫奎,不论是挂在嘴边的“龙虾宝宝”,还是时不对金赫奎后颈和后脑勺的肆虐。

几个月前,明凯将金赫奎叫到训练室门口,递给他一部新的iphone。那时候童扬回头看到了金赫奎有点害羞的表情,还觉得这个小韩国人挺可爱的。然而从这个时刻开始,童扬觉得一切都变得难以忍受,明凯那些温和的语言、与金赫奎肢体的接触都震颤得神经阵阵作痛。

训练室的门被“嘭”地一声用力关上了,童扬确认自己的这举动实实在在在脑海里发生了。然而现实却是,他默默走回角落里的座位,安静得连一声叹息都没有发出。

 


(四)

“原来一沾了你之后 我要 经历那么多”


最近每当闭上眼,一些画面就会不停在童扬脑海中重放。

季中邀请赛击败SKT后,那些金色的彩带像雨一样落下,那个时刻自己好像漂浮在一个金色迷离的梦中。然而如今,曾经的梦境成了现在落水之人的浮木。在那个梦境里,明凯会笑着亲吻冠军戒指,会与自己做出一些如同暗号般的亲昵举动,队友们会笑着与自己击掌。

童扬知道这不好,很不好。他清楚地认识自己的局限,却因此无法逃离宿命般的成瘾。过量的压抑是无名的手,递来致命的毒物。

就像当初刚打职业的时候,各种焦虑与压力如同潮水向童扬袭来。那段时间,每个排位的间隙,每次死亡后的倒数,童扬都会闭上眼睛,在慌乱中搜寻那个学生时代自己的记忆。那些从容的自己,嘴角总是带着浅浅微笑的自己,成为了的最好的麻醉药物。

明凯那时是笑着的,“扣肉,有灵性,未来的上单之光”。

只是当时倾泻温柔的人,如今却冰冷如刀。

 


(五)

“指甲掐进你的肉 戒断症状多么难受”


童扬终于彻底失去了首发的机会。

就像一场缓慢却结局注定的审问,犯人与施刑人的拉锯走到了最后。前者放弃坚持无谓的尊严,后者得其所欲心满意足。

前几天,因为弹幕里雪藏童扬的节奏,厂长关了直播。

随后,阿布发微博疑似暗示某队员对待职业态度不够认真。

这些星星点点的火花,引发了微博一片燎原大火,一些尖锐的话语刺穿了屏幕。

“4396和死姐布队霸无疑了,之前是胖将军,现在轮到Koro了吗”

“童扬的太太团又要高潮了,拜托,电子竞技菜就是原罪,Koro状态下滑还不够明显吗”

“童扬一个赛季没有上场,表现却比厂长好,对手smeb也说扣肉对线很强,S赛后舆论倒向扣肉喷厂长,大概厂长现在内心很嫉妒吧”

“异地鸡固然司马,但扣肉每次纵容太太团带节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们一起爆炸呗”

童扬睁开眼,看到的是微博里一场骂战,闭上眼,却是与之矛盾的馨甜画面。

每次自己在镜头前有些局促,明凯都会走到他身边,和他说说话逗逗他,让他放松一点。

之前和队员一起去gay吧,有人过来找自己搭讪要联系方式时,明凯投来的意义不明的眼神。

明凯围观自己打游戏,用手揽着电竞椅,自己扭头讲话的时候,因为靠的太近的距离,甚至可以看清明凯脸上的绒毛。

那些画面如同致幻剂,随着时间和记忆的加工改造,变得愈发缥缈,不可捉摸。

既然如此,不妨再错一点。

童扬感觉到自己笑了。

 


(六)

“成瘾的身体里都是残留的蜜 强烈渴望高剂量的你”


“作为经历过从MSI到S赛的队友,明凯和童扬选手对于对方有什么评价呢?”

“毕竟两年的队友,默契还是有的”

“如果他能专心到职业上面的话,我觉得他还是能重回当年的世界第一上单的”

童扬又一次深刻地感受到,明凯这个人,血管里流动的大概是和自己不一样的血液。

明凯是爱笑的人,但是,明凯的眼睛从来不笑。

明凯很喜欢注视他,但是,那好像从来都是透过自己注视到别的些什么。

明凯是刀,锐利,伤人且伤己。

童扬意欲举刀,却落得满身伤痕。

明凯是成瘾药物,刺激,却带有蜜的气味。

童扬瘾病发作,高剂量的毒物也囫囵吞下。

毕竟,一旦成瘾,难以戒断。







评论
热度(14)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