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厂布】偏执面

写得不好,不甜也不虐,厂长结婚预警,表面单箭头,隐藏双箭头。

脑洞来自于一句话

阿布:会有女友替我爱你

并没有写出扭曲感(滑稽


----------------------------



(一)

“最害怕的是什么?”

“Aaron星和狗。”

“什么?”

“姬星和狗。”

 


(二)

明凯合上了笔记本,突然感受到喉咙的干涩,可是左手边的玻璃杯已经见底了。

一般人通常区分不出来明凯是在发呆,还是在思索着些什么,因为不论在想什么,明凯都是一副死鱼眼。婚礼的电子请柬都已经发出去了,最近要处理的正事太多太乱,反而让这个有点阴沉的下午节奏突兀地慢了下来。

微信消息提示音的声音让明凯的心咚地跳了一下。

“恭喜啊,厂长”

“7月份刚好要去武汉开个会,多待两天正好去你的婚礼”

是前EDG的经理232。明凯其实很想问一下他,离开EDG之后去拳头中国工作有什么感受。之前申明浚出走RW,感受到的是更旷阔的天空,那么232呢?

“可以啊,给你安排上了”,明凯摊在沙发上,随意回了一句。

“对了,那个会阿布也去”

“我看到时候要不要和布神一起”

大门“哐”地一声打开了,明凯的心也随之“哐”地颤动了一下。

“你回来了啊”,明凯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三)

试婚纱的间隙,明凯看着大厅的水晶吊灯,不禁又想起出门前女友给他看的那张照片。那是阿布发布在ins上的一张巴伐利亚天鹅城堡的照片。明凯和她决定去欧洲度蜜月,德国是第一个被两人一致排除在外的地点。前者因为比赛去过,而后者则是因为在德国待得太久了。

“布神挺会玩的”

“可惜了,不然我们去天鹅堡也挺好的”

“在德国待了几年都还没去过”

女友在当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明凯开始在脑海里描摹阿布在拍这张照片时的画面。他会先用双手框起取景,头往后仰,然后发出一声含义不明的“唔”。明凯承认这是很不好的习惯,完美主义者与偏执狂之间往往只一线之隔。在打职业的时候,他会提前上台,在对局开始之前无数次检查键位设置和符文天赋,而在退役后,曾经的强迫症迫使他见缝插针地在脑海里搭起幕布,一次次地在脑海里放映由各种无意义的细节拼凑成的电影。

明凯又想起了很多年前拍摄德杯宣传片,那是一个很中二的棚拍场景,他举起红酒杯,与坐在身侧的骷髅对视了一眼。当时阿布对他说,应该去巴伐利亚拍的,吸血鬼家族,明凯就坐在半开的棺材上。

在那样的时刻,明凯觉得自己是很了解阿布这个人的。他喜欢那种带有一点血腥和神秘的浪漫,对于吸血鬼之类的事物带着有点执着的兴趣。

然而此刻,明凯又觉得自己似乎一点都不了解阿布。那些曾经自认为熟稔的瞬间,都好像仅流于表面,日益冲刷下是光滑的外壳,无法攀附。那些开幼稚玩笑时的随意语气,那些假意恼怒的眉毛弧度,全都含义不明。

“挺好看的,这件最好。”

转眼间女友已从试衣间出来,明凯扬了扬嘴角,比了个大拇指。

 


(四)

那是个热得出奇的夏天晚上,已经忘了是谁提出要出门宵夜,只记得大家三三两两撤退,最后只剩下明凯和阿布。

明凯那天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很多骚话,只剩下两人的时候,反而变得沉默了。

那天好像是阿布说了很多,明凯偶尔附和几句。

最后结账要走的时候,阿布边起身边回头对明凯说。

“我在德国留学的时候认识一个师妹”

“我觉得你俩挺合适的”

三个月后,EDG没有夺取夏季赛的冠军。明凯还是退役了。

 


(五)

阿布还是来了婚礼现场。

明凯见到他的时候还有点吃惊。232当时说的是,阿布不回国开会了,好像是要在德国多待几天。明凯预想的是两个星期后,他会收到一封从德国哪个景点寄回的明信片。

阿布把装有礼金的红包放在了篮子里,用金色的马克笔在册子上签名。

“临时决定从德国回来的,赶飞机比较急,没来得及通知你就上飞机了”

“刚下飞机就打的过来了”

“怎么样,是不是surprise”

明凯按住了烫金花名册的边,一些自然而然想要流出的话,到了嘴边,不知为何反而堵住了。名字签好了,阿布马上要抬头了,明凯感觉自己在跟一些不可名状的事物作斗争,喉咙很干很痒却无法发声。

一片哄闹声中,还是新娘把阿布迎了进去。很快,阿布身边就聚满了人。

 

 

(六)

“最了解我的人?”

“最了解我的人,大概是阿布吧。”

 





评论(5)
热度(9)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