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关于《属于杨超越的夜晚》



深夜掉落的产物。


感觉文不好看,自己也并没有写出超越妹妹这个人物的复杂层次,所以来搞一个阅读理解,自己救一下场。


也许对于超越妹妹这个人,预设标签是再自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连评价都十分节约脑子,“脸好看”,“没有实力”,“直男们的宝贝”,诸如此类,甚至连村花这个人设有几分真情实感都懒得去探究。人们乐于当一个“看清事实真相”的人,当一个具有“凌驾感”的人,所以超越妹妹是一个很好的吐槽点。


对超越妹妹产生兴趣是因为一个微博博主的言论,如果你也是一个怀有好奇心的人,可以去翻一下大师姊的微博。那些对超越妹妹懒得探究的点就突然变得很凸显,令我感觉到一种新奇。举一个例子,就像是第一次尝百香果。


超越妹妹是恶臭环境下的“成功上位者”,她的成功秘诀就在于,用一个在恶臭环境中习得的外壳来把自己裹起来。有时候那个外壳是含混(因为天生带有的缺乏自我意识的部分而显得自然,于是她摆脱了哪怕也会出现在小姑娘身上的女主播式的油腻),有时候那个外壳是当一个粗鄙的蓝孩子(这一点博主讲得很dei),更多的时候她的灵魂在一团灰漆漆中打转,“陷入呆滞”。


我大概能从超越ChinaJoy的那段视频,揣测出男性对于超越妹妹怀有恶意的兴味来源——面对调戏,超越妹妹的薛定谔式反应,“这个妹妹好有趣哦”。相比于旁边的两位妹妹,超越妹妹更“好玩”,她的态度也是“薛定谔式”的态度,抗拒好像是出自意识,又好像是出于本能。但超越妹妹内心的真实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男性想在女性身上看到的,用某种知觉包裹起来的单纯,因为单纯让他们有犯罪式的愉悦感,而那些觉醒的意识与狡黠又让他们觉得有意思有难度。超越妹妹很好地做到了二者的平衡,而旁边两位妹妹过于“明显”的抗拒态度,则让两位男主播兴趣全失。


微博博主的比喻是,超越妹妹的某个部分像小孩子一样,成年后还是不太习惯生活在一个“人类”的躯体里,就像穿着很大的鞋走来走去。这么说来,用“外壳”来形容超越妹妹应对环境的方式,似乎不太恰当,因为含混是由内而外的。超越妹妹是能够敏锐感受到环境刺激的所带来的压力的,不论是“你喜不喜欢大蟒蛇”,“你喜不喜欢吃大蟒蛇”,还是导师在上课时流露出来的无奈或是戏谑,“反正他们很厉害,他们说的我都听不懂”。超越妹妹不是能很好地善意与恶意,由于缺乏教育与身处的环境,让她含混式的感知与含混式的应对都更加表面而非深刻。在超越看来,“大蟒蛇”式的恶意,与成为第二所带来的压力性质等同——都是想要回避的东西。只不过,前者可以含混,而后者需要清楚明白的表态。


关于新的一期土创,杨超越的镜头较少,没有什么对话,才艺表演也没看到。但是从顺位发布的发言还是能看到一些东西。超越妹妹在经历之前没有过的经历,“善意”的压力不同于“恶意”的压力,这是一种新的体验。超越妹妹开始惶恐,“怕进步的速度太慢,对不起支持我的人”,自己的安逸与舒适被打破了,不能用轻易划过的方式去应对了,也不能再让灵魂发虚发飘无所事事了。面对菊,面对雅咪的“态度”,和面对岐的“努力与实力”时,超越是不自然的,当然这个排斥反应是双方的。我近乎确信是宣仪主动向超越妹妹示好的,两人的亲呢和动作很自然,宣仪对超越妹妹的包容是自洽式的包容,超越对宣仪的依赖是身处女孩子之中被无条件包容的舒适与轻松感。或者说,超越妹妹很开心自己被这么多女孩子围绕,哪怕横亘的距离感在心理上拉开了距离,哪怕她们眼里的自己是个傻子,无法管理自己,或者造作。


微博博主不希望超越妹妹“过快地掌握熟练使用身体的法则,根据熟练而(下)流的女团标准来‘管理’自己的身体和脸部表情”。我无法想象这个样子,也许也会像那两个男主播对旁边的妹妹一样,丧失了兴趣。这个世界真是残酷。

评论(2)
热度(16)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