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dence

瞎写的地方。

(一)


我是一个很害羞的男生。害羞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不小心听到有女孩子夸我长得帅,我都会耳根发红快步走开的那种。不过女生真的是可怕的物种,她们貌似很热衷于搞事情不嫌事大,总是能说出一些让我面红心跳的话然后夸张地笑成一团。可能你们觉得并没有什么,有的男生,比如我室友还能反调戏回去,让女生一副吃瘪的样子。每当我看到这种情景都会暗爽,然而我只能暗爽而且在心里向室友投出100个膜拜的眼神。因为我真的很!害!羞!连和女生说话都有困难!因为她们太可怕了!你永远不知道她们下一秒会说出什么做出什么!


(二)


我有一个噩梦,就是半夜如果梦到真的会被吓醒一身冷汗的那种!那是去年冬天,我们专业有大地测量的实习,就是4到5个人一组,每天早上扛着标尺仪器绕着学校测一个圈的那种。让我很悲哀很愤懑的是!我竟然!和4个女生分到了一组!按学号!我就是前前后后都是女生!我们专业女生不多!可是学号全特么和我挨着了!我想起了我们班体委,他是资深FFF团成员,经常看到一对情侣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就会摘下眼镜摸一摸眼角。这种时候他都会扭过头和旁边的人说,我很平静,只是眼角进了沙子。在得知分组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情也大抵如此。我很平静,甚至想和班长去开黑。

然而现实再次痛扁了我而且甩给我我一个真理:以偏概全会犯下错误,心存侥幸却会毁人性命!四个女生中有三名时时刻刻都以调戏我为乐,而我时时刻刻低着头盯着我的鞋带。还有一名,咳咳,非常正常,正常到我觉得这个妹子太不正常了,因为我短暂的20年人生还没有遇到过这么正常的女生。她不会带着揶揄的眼神看着我,也不会加入其他女生的阵营做出一些让我脸红心跳的事情。我甚至要跪下来握着她的说,大声告诉她你是我惨淡到不忍直视人生中唯一的一股清流!我愿意为你高歌一曲,啊!啊!啊!

然而这一切都在实习最后一天炸裂了。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我的心,不能再承受更多的惊吓了。我记得,那一天,是冬天里少有的阳光明媚的好天,我沉浸在着炼狱般生活马上就要结束,我马上就要飞奔回我可爱的淡得出鸟的正常人生的喜悦之情中无法自拔。然!而!我炸裂了!正常girl居!然!当!众!向!我!表!白!了!原谅我,我很懵,当时我的脑袋里大概分裂出100个自己在奔跑狂叫。所以当时的情景,我从室友那里听到的版本是,正常girl像我杀了人一般看着我,我们组的女生,别的组的女生,或者说,我们年级我们专业所有的女生,都在围观起哄。而我,像是一个梦游的人,两眼无光,活像一只丧尸走回了寝室。

说好要当彼此的天使呢!少女!我不玩心!好好的单纯好不做作的女主角女,怎么能瞬间化身大魔王朝我胸口机枪扫射。讲真,我心脏真的有点不好。当天没出什么事都是我平时积德行善为无数送外卖的指过路修来的福分。为此我消沉了一个星期。那个星期我每天都躺在床上,思考我短暂而又惨淡的人生。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庙里允许我每天抱着我的丽酱等身抱枕入睡,那我真的会去出家。


(三)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不搞基,我的室友有妹子了,异地,但是对他而言调戏妹子是每天不可缺少的功课。体委是这班上我唯一能与之愉快讨论白学之人,我们之间是革命的情谊。那个,和班长,我们一起开黑,大家懂得。

有人问我周围的男生会不会歧视我。我想说,相比于女生,男生真的太!正!常!了!我周围的男生当然会调侃我,说XXX你也太傻逼了吧,然后该怎样还是怎样。我不是很介意。

至于你们想要的后续,感觉我已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人生一如往常般平淡,我仍旧是一条永远翻不了身的咸鱼。没什么好说的。一切都在无言中。





——————————————————


路遇测绘的宝宝们测量大地,突然开了一个脑洞x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