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地方。

  Evidence  

我的小学时代·人物篇4



肥婆奶奶


我与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接触。



#


肥婆奶奶本名叫翚美影。


翚,五彩山雉,锦鸡。


翚这个姓很神奇,它让我联想到一个肥胖的、满脸胡茬,头发及颈,微卷且凌乱的男性脸庞。翚美影这个人也很神奇。因为她恰好长了一张这样的脸。


翚美影是从来不穿黄色的校服短裤的。在我印象中,因为肥胖,她从来只穿冬天的绿色校服裤子,而且裤子边加缝了一道白色的边。翚美影很爱出汗,喜欢用纸巾擦汗,然后揉成很小的一团,捏在手里。她的头发经常有些油腻又有些乱。她身上的汗味很浓。


翚美影应该算是我小学时代的第一个朋友。她有那种呼朋喝友的潜质。第一天上学,回家的时候她邀请我去她家玩。五点下课,玩了十几分钟,我就回家了。到家时我妈跟我爸打电话,说我已经回来了。我爸很容易着急,他骑着摩托车找我去了。


那天晚上我爸用傻瓜相机给我照了张相。傍晚的阳台,有点黑。我穿着黄色领的校服短袖,黄色的校服短裤,背着书包,一只手挂着那种带绳子的水壶,一只手提着装饭盒的布袋。那张照片不知道还在不在。


翚美影的家也很神奇。她家在我之前的幼儿园旁边,大门是很老旧的木门,门外就是大马路,有种奇异的违和感。打开木门,里面是阴暗破财的走廊,还有长着杂草的荒凉庭院,往里则是隐匿在黑暗里的房间。感觉那是一座迷宫,像以撒的结合里面未经探索的房间。刘小玲家是逼仄的晦暗不明,翚美影家则是一整座的迷宫。



我的小学时代所做过所有的叛逆行为,似乎都和翚美影有关。她教我认识了什么是消费,于是我开始偷书柜顶铁盒子里的新钱。我家到学校的十字路口开了家精品店,于是新奇的玩意儿,总是我买两份,一份我的,一份她的。


她带我去网吧,一起打泡泡堂。那时的网费还很便宜,非液晶屏2元一小时,液晶屏2.5一小时。可能是因为网费由我来掏,她并没有自己开一台机器,而是和我一起打双人模式。印象里我比较菜,没有上飞机段位。他的哥哥偶尔也会和我们一起去网吧,好像我也掏过钱的。有一次她说帮我买泡泡堂的饰品,我把钱给她了,可是那个饰品很丑。我在心里隐约地怀疑她抽出了一部分的钱,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也许我是软弱的,如此可见一般。


记得有一次下午,我们,还有她哥,还有他哥的一两个友人,一起在一个拆迁荒地里玩捉迷藏。大概快傍晚的时候,所有人都到我家来了。我拿出了那套被我当成玩具的茶具,于是所有人都在一起喝茶。他们要走了,我的母亲也快要下班回家了,可是我的心里却突然升起很多很多的不舍,着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可能是因为天快要黑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的茶具们第一次齐齐地派上用场。他们多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走了。我收拾好了狼藉的桌面,母亲也回到了家。一切好像都十分正常,可是母亲发现了卫生间接到地面的水龙头没有关上。母亲似乎没有说什么,可是我的心中充满了忧伤与委屈。我想,大概那是的我隐隐约约意识到,翚只是我需要的,勉力维系的朋友。


可是翚美影帮我刷过布鞋。我刷一只,她刷一只。我用大鞋刷,她用废弃的小牙刷。我刷得很快,但她刷得仔细。晒干了,果然她刷的那只要白很多。对于这种事情,她总是用忿忿的语气,说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如何如何。如今的我,大概能听懂其中的情绪。


翚美影曾经和我说,她的梦想就是开一家奶茶店,她说我们可以合伙开,我说好啊。我的内心在腹诽,才不要和你一起开,肯定都要我来出钱。不过我忘不了她看向路口那家奶茶店的眼神。


也许,她现在正守着一家奶茶店?









评论
© Evide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