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dence

瞎写的地方。

我的小学时代·人物篇3


大队委

怀悼曾经的少女心。




#

大队委比我高两个年级。我在三年级的时候注意到他时,他已经五年级了。他好像是在升旗的时候发言,站在阳光下,很耀眼。

我是打听过大队委的名字的,但是现在怎么都想不起来。

大队委很瘦,应该就是那种成绩好,比较活跃,长相讨喜的男孩子吧。队委有个女老师,好像挺喜欢他的样子。

三年级的时候,班上的F4还没成气候,男生都还是没有长开的顽皮样子。大队委和他们不一样,他是高年级的,还因为大队委的身份自带苏的属性。

当时班主任尤贤会发一种叫做红花的东西。一张剪成小块的卡纸上,印着卡通印花。守纪律,答题答的好,都会发一个红花。十个红花换一个练习本还是一支笔什么的。

我在一张红花上写了

“我是xxx,

我爱大队委。”

现在的我真的挺想掰开小学三年级的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居然心无波澜的写下如此羞耻感爆棚的句子。

红花是流动的,我把那枚红花兑了奖品。是的,还是不明白三年级的自己的想法。

有一次在小操场排队的时候,有个女生对我说,那个写着“我是xxx,我爱大队委”的红花在她那儿。她的声音有点大,大家都听到了。我呆呆地看着几个女老师在那边笑着讨论。当时隐隐约约地感觉,老师肯定会当做一个趣谈告诉大队委的。

现实是大队委和我仍然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也许老师当做趣谈告诉了他,低年级有个小女生在红花上写喜欢你。但是重点是这件有趣的事,而不是我这个人。所以大队委还是不认识我。

一天中午我回家。毒辣的太阳照得人乏力心慌。过了转角,我猝不及防地迎面碰到大队委和他的两个同学。他们好像在玩什么游戏,大队委输了,所以上身的短袖校服脱掉了。路很空,大队委注意到了我。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和他的同学申诉着笑闹走远了。

还有一次学校队委活动,我作为班委去参加。好像是回答脑筋急转弯的题目。这个我很在行。因为我每次去图书城都会在少儿书柜翻脑筋急转弯或者歇后语的书来看。大队委上去问了个问题,为什么杯子通常不用木头做?

我心跳突然有点加速,这题我会。我举手抢答,但其实也没人和我抢,只有我一个人举手。大概是因为这题有点冷,也不像其他人提的问题那么有趣。

于是他走下台,回到自己座位。我走上台,对着扩音话筒说出自己的答案。因为杯字左边一个木字,右边一个不字,所以不用木头做杯子。大队委没有赖皮也没有懊恼,他平静地说,是的,是对的。

这大概就是我小学与他唯二的两次交集。



后来他小学毕业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个中学。

再后来,有一次路过当地的一个大学,隔着铁门我看到有男生在打篮球。感觉他有一天也会这个样子,在大学校园里打球,清爽的样子。这大概就是他现在存活在我脑海里的样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