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dence

瞎写的地方。

我的小学时代·人物篇2




弱智

一起当坏学生的时光。





#

弱智本名叫陈智。陈智并不弱智,他只是有一些神经质,就是那种,教育工作者会避之不及的学生。因为个子很高,他一直排在最后一排,单人单桌。

还是二、三年级的时候。小学前四年的班主任叫尤贤。那时候的我还是个坏学生。在三年级的某个节点,我突然变乖了,不再瞎写作业,也不再被尤贤当做反面教材,告诫当时前桌的刘小玲,你别跟她说话,她会带坏你。

初中的时候终于得知,我爸给尤贤送了几百块的红包,那大概就是尤贤对我态度转变的原因。但是我仍然固执的认为,那个时候我由坏学生变为好学生,是因为我自己觉得时间到了,我要做回好学生了。那些数学题其实我都会,只是我一直在瞎写。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其实我的理智清楚地告诉我自己,想要改变一个小学三年级小屁孩的心态,对尤贤,对任何一个班主任来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我坚持我的固执。

回到正题。尤贤将我调到最后一排了,作为坏学生,和弱智同桌。

我和陈智上课时一起自娱自乐,居然意外的开心。

他那儿有一个透明的塑料桶。我们将稿纸撕成一小块一小块,上面写上0代表谢谢惠顾,上面写1表示中奖,然后将纸片揉成一小团一小团,丢进透明桶里,做成抽奖游戏。我们定好10文一抽。所谓的10文,就是一张白色的,用笔写了10的小纸片。然而并没有人花10文来抽我们的奖。我们便自己抽奖测试人品。

陈智提议我们加一种上面写着歌字的纸条,代表倒扣10文。于是我们狂加了好多写着歌的纸条进去。后来我们没事儿就抽一张,基本抽到的都是歌。陈智很满意,他邪啧啧地笑着将重新揉成一团的歌字纸片又扔回去。

我帮陈智写过一次写字本的作业。就是那种用铅笔写的,第一排带描红,后面两排是米字格的那种。我一心想着快点写完,字写得相当潦草难看。于是陈智的写字本被退回来,要求重写。其他老师并不管陈智的样子,语文老师还是管一点的。说起语文老师,她姓梁,后来完我们三年级就退休了。她的故事又是另一篇了。

时隔多年,我仍记得陈智看人时候的眼神。大概是有点发狠,又有点呆滞的样子。

我们好像还一起玩过别的花样,但是记得的只有抽奖游戏这一样了。我们同桌了一段不算长的时间,然后我又当回好学生了。

我又被调到前排。后来陈智还是一人一排在最后,而且再也没人和他同过桌。例行的挪动座位也不会变他的位子,垃圾桶的前面,中间的最后一排。噢对了,我其实挺喜欢这个位子的,能够一转身就像投篮一样扔垃圾,大概也是原因之一。

然后我回到好学生阵营。因为我属于早慧型选手,写作业考试总感觉游刃有余。成绩不算一等一,但总是很不错。而陈智好像和我回到了之前没有往来的状态。

后来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的橡皮不见了。我听说之前有段时间只有他一个人待在教室。是的,陈智偷东西臭名昭著。我最终都不知道橡皮是谁偷的。不过我很确信,陈智如果下手的话,是不会因为我们做过同桌而区别对待的。

其实我被偷东西由来已久。尤其是爱丢铅笔。刚买的、用转笔刀修好的铅笔,啪叽一声掉到地上,我总不愿及时去捡。过了一会儿铅笔便会神奇的不见。班上还有另外一个声名狼藉的小偷2号,当时好像座位隔我不远。后来我及时捡起铅笔,铅笔便再没有丢过。

后来,到四年级陈智便没有再来学校了。老师没有向我们解释,我们也并没有人注意或者在意。其实我还是有点在意的。那时候我已经当上了宣传委员数学课代表,却有点莫名地怀念和陈智同桌,坐在中间一组垃圾桶正前方的位置的那段时光。

然而仅仅是一点点在意,可能就是小拇指指甲盖那么一丢丢。于是我和其他同学一样,一直都不知道陈智为何退学,不知道他后来又怎么样了。

他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突然想起,陈智是挺排斥弱智这个花名的,别人叫他弱智的时候他会生气。我好像叫过几次,后来便没叫了。

有时候我会想,没有同桌的陈智,他的会怎么打发无聊的上课时间。但是我们都坐前排,所以并没有人看见过他上课在干些什么。但是我想,他应该是不缺打发时间的方式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