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dence

瞎写的地方。

《快樂王子》

你的愛人死在你腳下

(大地孤獨閃著光)

沒有救贖的宗教大概不存在吧

救贖是群體的

孤獨是個人的

如果有這樣的救世主

他与他的信眾背向行走

走進深淵

這必定是一個悖論

因為祂用自己的血滋養了殘忍的心靈

既不可救贖

衹能將自己匿于殼中

快樂王子引入了燕子的意象

這又是另一個悖論

群眾隨波逐流,快樂王子愛著群眾

燕子理解快樂王子,快樂王子卻讓愛人死於腳下

快樂王子強大,卻無法拯救萬般中哪怕一種

燕子便是王子的祭品,作為凸顯的因素

快樂王子註定無法拯救

他無法引導人們自救

也無法像走向背面的救世主

救贖僅限於個人,卻因其侷限失去語義

快樂王子拒絕自我否定

以燕子為代價

大地孤獨閃著光

评论(5)